主展馆
当前位置:主页 > 主展馆 >

主展馆:借力法治思维 破题“邻避效应”

时间:2017-01-15  来源:www.expo2013.net  作者:国际园林博览会
中国环保在线 行业动态】目前,我国邻避事件进入多发频发期,主要集中在垃圾处理、石化、涉核项目等范畴。“邻避问题,应该通过一系列制度建设来解决。”业界相关人士表示,包括给公众更多抒发意见的机遇,让好处相关方参与进来,让更多的利益相关人获益等,将“邻避效应”化为“迎臂效应”。

借力法治思维 破题“邻避效应”  去年6月,湖北仙桃部分市民反对生活垃圾焚烧项目落户当地。在强烈的反建声中,仙桃停建垃圾焚烧厂。
  与一般的突发性环境群体事件相比,产生在仙桃的矛盾是一起典型的邻避事件,因为项目还未建设,潜在的环境危险也没有呈现实际的危害。近年来,二甲苯(PX)化工项目、垃圾焚烧项目在一些处所,遭到居民不同水平的反对,陷入“一建就闹,一闹就停”的困局。如何走出邻避效应的困局?
  邻避事件进入多发频发期
  “一建就闹,一闹就停”,带来政府、社会以及企业的多输局势
  邻避效应,英文为“Not In My Back Yard”,直译为“不要建在我家后院”,指当地居民因担心建设项目(好比垃圾焚烧厂、核电厂等邻避设施)对身材健康、环境质量等带来负面影响,激发人们嫌恶情感,以至于采用强烈的、有时高度情绪化的集体反对甚至抗争行为。与“邻避”相对应,“迎臂效应”指的是人们不排挤甚至欢送相关项目标落地,认为其能给社区发展带来利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份报告显示,我国邻避事件最早出现在2003年,2009年到达阶段性新高,出现13起;2014年达到峰值15起,2015年下降到5起。2016年又频发,环境维护部统计,去年3月—10月,发生了19起。
  “目前,我国邻避事件进入多发频发期,主要集中在垃圾处理、石化、涉核项目等领域。”环境保护部环境发展中心主任任勇说。
  目前,我国在建和运行的垃圾处理设施有400多个,其中在建的200多个。依据“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到2020年,垃圾焚烧处理率达到40%。我国还要再建180多个垃圾处理设施。任勇判定,随着建设顶峰的到来,假如处理不当,可能还会发生更多的邻避事件。“针对垃圾处理设施邻避事件,峰值还没有到”。
  2012年6月,四川什邡投资过百亿的钼铜项目破土动工。在动工仪式的第二天,因担忧钼铜项目可能会给当地带来环境损坏,十几名市民集体到市委上访。随后事态愈演愈烈,示威人数不断增多,终极什邡市委书记明确表态,钼铜项目不再建设。实际上,什邡钼铜项目是一个利民的资源勤俭型、环境友好型项目,技术相当先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报告梳理了96起邻避事件,近1/3项目停建或停产。根据2016年的情况看,“一建就闹,一闹就停”的情况占到50%以上。
  “邻避事件带来的是政府、社会以及企业的多输局面。”任勇说,国计民生项目停建,影响经济转型进级,经济社会本钱伟大。以PX项目为例,我国现在有17个PX项目,产能达到1300万吨。PX产品自给率曾在65%左右,但目前降到40%多。这和邻避事件频发高发处理不当不能说没有关联。
  此外,规划决策“朝令夕改”,也令政府公信力受损。
  邻避问题有多方面原因
  一些违法排污设施伤害百姓权利而遭抵制,这不属于“邻避”
  “从环境经济学实践看,邻避问题之所以发生,基本原因在于邻避设施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不公平的调配,引发了所在地居民不公正感。”任勇说,台湾有一句话说得很形象,鸡屎拉在我家后院,鸡蛋下在别家院。以垃圾焚烧厂为例,处理垃圾是公益,效益由城市全体居民共享,但垃圾焚烧厂可能出现的污染风险由周围居民承当。
  他以为,邻避问题直接原因包括这么几方面:政府决策过程不透明,信息公开不够,公众参与不足;公众对环境问题的意识有了,但缺乏科学认知,科普工作不到位;环境监管不到位,技术工艺不外硬, 公众不信任有关项目能合规运行;群众利益受损,缺少弥补共赢机制等。
  “在新媒体、互联网时代,公民环境保护意识开端觉悟,表达渠道也拓宽了。但环境决策机制还很滞后,没能跟上社会的变更。”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我国环评制度借鉴西方,却一直没有将“利益相关方”借鉴过来。
  “一些地方政府还处在一种‘邻避无意识’状态,项目决策阶段没有很好听听老百姓的意见,开建的时候才向老百姓公示。认识不到位、不科学导致事先不重视、事后处置办法不当。用传统管理思维、手腕去解决转型社会的复杂问题,最终只能碰壁。地方政府要客观沉着看待公众对环境问题的邻避关注,以此倒逼政府治理方式改革、强化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任勇说。
  湖南省有几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存在污染物排放不达标、恶臭扰民等问题,甚至涌现村民群体拉横幅 、阻拦垃圾车进入处置厂等摩擦事件。考察发现,在这些项目中,都有技巧选择不当、工艺不稳定等问题。
  环保民间组织芜湖生态中心发布的《231座生活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与污染物排放报告》显示,其中31座焚烧厂2016年累计超标排放4682次。“一些项目环评并不严谨,实际运行过程中与许诺的技术、治理程度有差距,导致达不到排放标准。”马军说。
  “有一部分设施因为监管不到位,违法排污对老百姓造成了侵害,导致百姓对这些设施的抵触。”在任勇看来,这种问题不应该简略划归邻避问题,而是要加强监管主动维护老百姓的正当权益。
  需用法治思维来化解
  应立法明确设施性质、政府责任、公民责任、补偿机制等问题
  “破解邻避问题的要害就是信息公开。”马军认为,企业应该主动公开环境信息,但一些企业没有意愿,甚至没有才能面对公众,躲在政府当面。
  《环境保护法》《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创办法》《大气污染防治法》等法律都明白提出,在相关名录上的企业,包含垃圾焚烧厂,要进行相应的信息公开。“邻避事件接连发生,解释信息公开实行的情形不太理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说。
  芜湖生态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231座垃圾焚烧厂中只有104座列入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名单,其中77座公开污染物排放信息。全国只有不到一半的垃圾焚烧厂,通过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平台公开污染物排放信息,且信息不完整、不及时。
  任勇表现,邻避设施从计划、选址、技术选择到建设应该全过程开放决议,做到运行全链条公然信息和大众全方位参加。
  去年10月,住房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出台增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的意见,指出要构建“邻利型”服务设施,通过因地制宜配套绿化、体育和休闲设施,实施优惠供水、供热、供电服务,支配大众就近就业等办法,变“邻避”为“邻利”。
  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的鲁家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做法值得借鉴。在严格依照法律要求排放的条件下,他们为四周村民供给就业机会,并完善相关基本设施,有效破解了“邻避”窘境。“除信息公开外,在保障项目平安运营、下降污染的同时,要完善利益分享机制。应当给予周围大众恰当的经济补偿,提供公共服务。”马军说。
  前即将,广东省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居民生活垃圾集中处理设施选址工作的决议》,这是国内首个把垃圾处理设施选址问题回升到法律层面的法规。“法治缺失是邻避问题没能得到有效解决的重要制约性因素,应当用法治思维来化解。”常纪文说。
  任勇也认为,关于邻避问题,我国法律有一些条款有所波及,但没有专门法律,广东这个法规拥有标记性的意义。他提议,各个地方需要根据本身实际情况,制定有针对性的法规,将设施性质、政府责任、公民责任、补偿机制、纠纷解决机制等明确下来。
  “邻避问题,应该通过一系列制度建设来解决。”马军表示,包括给公众更多表达意见的机会,让利益相关方参与进来,让更多的利益相关人获益等,将“邻避效应”化为“迎臂效应”。 (寇江泽)
  原题目:“邻避”如何变“邻利”
上一篇:新能源汽车迎重大机遇 发展还需“双轮驱动”
下一篇:还原污染负荷数据真相 雾霾治理需穷根溯源
友情链接
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园林博览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1025891号-1